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我在纠结是写《说散就散》还是《体面》时,选择中间隔半小时分别听一次。

听前者挺难过的,但也只是觉得有些悲伤。

而听后者,那句“来不及再轰轰烈烈”一出来,痛哭,怀疑人生。

评论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