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郅摩】体面

-

[1]是之前写的一篇校园郅摩「走马」里的四月梗,在下面先放一下。



论在学校里最老套的愚人方式,非“今个儿没作业了”莫属。以致于这话从班长嘴里说出来,同学已经都波澜不惊了。

“这作业有没有哪儿比得上烤鸡诱人啊是不是?”萨摩跟着班里起哄的同时,侧身跟李郅咬起耳朵,“怎么样,既然名次进步了,不打算请上我一顿?”

相比同学的波澜不惊,李郅这耳朵是已经快摸出茧了。自从月底模拟名次猛蹿,萨摩已经第八次以这种理由来掏空他的钱包了。可偏偏他自认为带着“他平时上课都不怎么听,为了我上课愿意听讲然后即时回答我问题,我怎么能不请呢”这种观念,被宰的那是个心甘情愿的惨不忍睹啊。

于是刚下了课还没一刻钟,校门前的烤鸡小摊就坐了两人也便不为过了。

烤鸡还是一个味儿,老板娘还是穿的那么艳,酒还是冰着咋舌。萨摩一边嚼着鸡肉,一边头也不抬的应着对桌的话。

“嗯你说你喜欢我?”

“……”

“行了我今早听见那谁说你连愚人节都不会过了,录音笔收收我给你作证的确说了不就成了。多大点儿事啊。”

“主要是怕女生误会,所以我才…”

萨摩动作一顿,紧接着猛灌了口啤酒,只呛的他咋舌,“看不出你这么怜香惜玉啊,我懂我懂。你等会我先去接个电话。”

被丢在盘子里的半个鸡腿显得有点孤单,李郅像是想让它摆脱这种处境,取了封早备下的纸条压在了盘子底儿。怔楞片刻留了钱先行回了校。

按计划下来,愚人节这天很可能又多了对情侣。可老天偏偏就挑着日子公平,让李郅为了自己抹不开面子的犹豫付出了代价。

没再回来的客人自然收不到讯息,收盘子时被扔进垃圾桶的纸条,不知混入了一个人多少的感情。

————————————————




《体面》 「再见,不负遇见。」


BGM:体面——于文文(链接放评论了)



饭已经吃了两小时,萨摩多罗的手机还是没响一下。已经有些碎屏的iPhone 4s和粉壳崭新7s摆在一起显得有些滑稽,偏偏两者硬生生忽略违和感也被强行安置在一块两小时。

饭店是当地有名的旋转餐厅,99层最顶层,说是图着顺遂。无数情侣慕名而来,整整八个电梯在情人节这天被挤满,结果还没等出电梯门就有两个电梯被人吐了满地。首当其冲的一对情侣中的男生开始骂骂咧咧,人群躁动,直到喊来经理才压下冲突。糟乱的余后战场被几万块钱的白炽灯照着,丝毫没放过那男生气急败坏的神情。和起先来的目的截然相反,也不知道图些什么。



萨摩第一次听说这餐厅时还是在高中。黄三炮在旁边讲的邪乎,还一个劲儿的念叨一定得去一趟这个城市过过瘾。

萨摩啃着给人抄作业换来的报酬,说话含含糊糊,半个鸡腿塞了一嘴,一手的油:“99?不知道真是长长久久还是差一步圆满,这你也信,真有这种地儿岂不是全世界都幸福圆满了?想什么美事。”

“那你别信了,正好攒着钱我自己大吃特吃一顿。”黄三炮侧身躲过骨头的投掷,扯了旁边闷头写题的李郅,“觉得怎么样?”

“信,有个寄托挺好的。”

“哎李郅这就是你不仗义了,我刚告诉了你一遍上篇阅读答案,你就跟我分战线啊。”

李郅手上的红笔没停:“是啊,一篇阅读答案能冒出EFG选项。”

“……!!黄三炮谁让你拿的我七选五!”



结果萨摩还是来了,来到这个城市,这个餐厅,和刚跟他看完电影的女同事吃饭。

对面女生的眼眶还红着。萨摩来时知道她一些情况,跟男朋友分手之后一直念念不忘,在办公室一有点题头都能感怀春秋。有意思的是,就在昨天女孩向他表白了,软磨硬泡硬拗出一天拿来约会,合适就谈,不合适就散伙。

女生平时坐办公室是属于连头都懒得梳那种,隔天再见面发色都变了,估计是连夜染的。生涩的化妆技术在人脸庞上一览无遗,萨摩硬是喝了整整一杯奶茶才忍住说“还是你素颜好看”这话。

可有些时候就是冥冥之中。女生光顾打扮忘了电影票的事,这活儿一落萨摩手里自然是那个电影靠前就受宠幸,本就没那意思,也就导致名儿都没记住就买了《前任3》。

他很快就后悔了。

在女生抹了把鼻涕想找纸却一手摁进爆米花桶时,这种情绪达到了顶峰。唯一能补救的措施就是在一批痛哭声中把全家桶仅剩的两个鸡腿全扔嘴里,黑暗里不顾形象的嚼个不停。

意料之中噎的说不出话,猛灌口可乐呛的眼泪都出来,抬头正看见男主站在小巷里望着一个女孩儿的背影。跟当年毕业时李郅走的情形一模一样,头没回一次。

音响里放着“来不及再轰轰烈烈,就保留告别的尊严”,屏幕闪过的街灯亮光瞬间照了过来,把他脸上还残留着的被呛出的眼泪映的清清楚楚。



萨摩突然就想起高考前班里聚众打牌,他连输三把换岗去门口放风。

百无聊赖时李郅举着考卷走了过来,萨摩险些一个踉跄急急忙忙稳住身形:“李郅你太压榨苦力了吧!我拒绝解答,刚输了牌心里疼。”

“不是来问你题的。”不知是不是天还是偏冷,李郅搓了搓手,“昨天吃的怎么样?”[1]

“你们悠着点啊!声音这么大是巴不得老师过来呢!哎你!就你!别摔牌了桌子都快塌了!”朝班里喊了两嗓子萨摩才转头,但看的不是李郅,是仅隔两层还在上移的手电筒,顺道骂了声娘:“我|操来的这么快...昨天?挺好的啊,我打完电话就没回去,辛苦你结账了,大哥我发达了不会忘了小弟的。”

手电筒上移速度开始加快,萨摩跳了一下窜回班里还不忘使劲全力敲黑板擦。

班内瞬间安静,萨摩正准备装模作样跟李郅讲题,却发现对方还站在班门口。他一抬头,正碰上李郅投来的视线,可能是窜的太快脑内充血,他竟然觉得李郅眼里满是悲伤。

人的直觉有时候能挽救很多东西,有时候什么也挽救不了。

萨摩那天晚自习鬼使神差的又去了一趟烤鸡摊,但等他赶到时店已经关了,门前“暂停营业”的木牌被吹得哐当作响。他这才意识到天冷的很,风也很大,身上薄薄一件短袖已然盖不住冻出的鸡皮疙瘩。根本不像春天的邪风在街巷肆无忌惮的拼命吹,吹的萨摩满脸是泪。打出喷嚏的时候,视线恰好望向校内仅剩亮着的教室。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他们班,应该是李郅又自己留下批改试卷。但他被风刮的睁不开眼,看不清那亮光,都不重要了。



余怒未消的那男生还是去找架打了,一时间餐厅人声鼎沸。女同事在跟面前的荠菜水饺发愁,餐厅在转,放眼望去的城市明明灯火辉煌之景,却生生生出清冷之意。

盘子碎掉的声音刚响起,男生就被保安拉走,女朋友在旁边吵边拉也跟着离开。掐点一样,餐厅刚刚静下来,萨摩的手机就紧跟着响起来。铃声太孤零零,安静环境下突兀的很。

萨摩拿手机的速度飞快,脸上带着歉意迅速接起电话,回了几声扣下电话跟女生说要先走一步,账就先结了。

他起身也很快,快到女同事也下意识就冲上去拉住他。姿势尴尬,位置尴尬。白灯照在女生脸上,萨摩竟觉跟方才的男生神情相似,苍白而无力。

可能是受电影的影响,女生还是没把乞求写在脸上,只翻开萨摩盘下的纸条当他面扔进了酒杯里。触到液体的纸条瞬间软塌,在杯中转了几转最终如死尸一样浮在液面。其间倒映出的女孩面容已经看不真切,替换而成的是李郅那天在教室内的眼神。可这也没持续多久,只搅着一整天的欢喜死在气泡里。

还好,只是一天的欢喜而已。



第二天,新闻里播着一男子因被分手心中愤懑与人起冲突,被带走拉扯时最终失足坠楼的消息。萨摩想起昨天那男生的女朋友走时的呼喊,隐隐约约有句“能不能成熟点,这算多大事”,男生回的“大”还是“不大”已经记不清了,毕竟只是个插曲,不会有人记得这么清楚,谁又能记得谁。

萨摩关新闻时望了一眼女同事的空位。

玻璃窗外阳光明媚,烈日没减丝毫热度,室内的空调启动,他觉得有些冷。





END
评论(6)
热度(7)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