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郅摩续命】旧故里草木深(十八)

*由于电脑问题没办法艾特,前情提示还请自行搜索tag哟。
*已自我放飞,风筝线都拉不回来了!磨成豆腐渣的刀也要坚强的往上放!




远处声响撕裂般蔓延过来,萨摩感觉自己的鼓膜快被震碎。听力一直还是他满引以为豪的,就这么毁了也够可惜的。也没再去管身处何地,伸手就要去摸耳朵,却把身上伤口破裂的血全抹了上去。丝毫没点伤患的自觉,兀自因搞得乌龙伤感起来。

该死,我还没听李郅唱过歌。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痛心起来,神情在刚开后车座准备把他拉扯下来的李郅眼里,不能再刺眼。

视觉冲击已然高于痛感,萨摩努力发散的思绪被李郅这一扯一拽,直接拉直成了一条线,紧绷着维持他最后的清醒。

是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恐惧的源头此刻正摆在他正前方。目光所及之处全部白色,白的刺眼,刺的发慌。眼睛拼命半睁,还是扛不住刺痛,只能抬手掩光前行。

他走了几步,随后便跑了起来。这源头的答案本就是呼之欲出的,他更像是想亲手斩断它。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双手架在李郅脖颈上,面色苍白,两臂发慌。

这时代里他经历不算过分惨痛,相似的却没几个。十几年来的日子,三分之一在医院,三分之二在赶路。说是组织,最后谁不是一个人走下来。那走不下来的,留了个算不上故事的经历,又成了后来热血青年的标榜。

他也是需要被拯救的,就如三年前偶然搭救下来的同伴一样。

同伴,萨摩因为李郅的存在,再次在字典里添上的词。

那像是满身伤痕的士兵遇到受挫的指挥员。军情的紧迫让他看得到对方马上便要亲临战场的样子。他剥了颗糖,递到对方手上,告诉他皮外伤并不值得获取安慰,这水有多深都心知肚明,但他可以陪他走下去。只是这后半句被打磨了三年时光,终被用行动取代。


恐惧和希冀是相辅相成的。

萨摩终是放开了手,打算侧身经过却发觉迈一步都是锥心的痛,才觉身上早已千疮百孔,伤处汩汩喷涌鲜血。脚底白色像在雪地里,被血晕上了红,像是配合他感知般的,身体也随着发冷。

怀抱很暖,等他再睁眼看到的就是李郅的下颚。他被抱的很稳,几乎感受不到一点颠簸。

“哎我说李郅,其实你可以背我的。”

对方充耳不闻的态度丝毫没有压下他絮絮叨叨的兴致。

“其实我刚刚真的是在害怕,你就跟我软肋一样。软肋你知道的,就黄三炮上次请咱吃那肋排,半斤八两的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明白的吧。”

“说起来我还没听你唱过歌,哼两句听听?”

每说一句,胸口就钻心的痛。萨摩心里暗骂伤口牵动怎么会痛成这样。曾经从高层一坠而下,中途就搭了把树枝,整个人动弹不得,险些还破了相,却都没此时窒息般的抽痛,果然是身子遭不住了么。

“我其实是个特别懒的人,有了念头被绳鞭栓住,任凭陀螺般被甩下,不停转下去,不想再去掺些别的。”

“李郅对不起,我累了。”

“……别抱我了好…唔…”

他看着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俯下身来,双唇印在一起。困意一阵阵席卷而来,萨摩突然清晰的意识到这是梦境。想要醒来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拼命想睁开眼,可如何做都是徒劳。只得再望一眼李郅,妄图想把他的模样印在骨子里。



怀里的人没了生息,李郅努力克制着情绪,抱着他抄了小路朝谭双叶家飞奔。许是跑的太快,又或是寒风本就来势凶猛,李郅被吹得泪流满面。



梦里的吻没有停止,萨摩似乎感到了一点湿意,不知道哭的是不是自己。

评论(8)
热度(43)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