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郅摩续命】旧故里草木深(十六)

(一)        @Anncy立夏

(二)        @一条废Lynn

(三)        @墨非

(四)        @孤木风

(五)        @卖大be菜的

(六)        @Anncy立夏

(七)        @墨非

(八)        @云中虫

(九)        @孤木风

(十)        @石过境迁。

(十一)     @卖大be菜的 

(十二)     @Anncy立夏

(十三)     @墨非

(十四)     @云中虫 

(十五)    @孤木风


在琼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下一棒@卖大be菜的 。


BGM点这里。


出茶馆的身影才刚迈上马路,就已然变成暴露无遗的猎物。四周妇女突如其来车的尖叫声震得李郅想把头生生撕开。

车行至李郅跟前那一刹那,他脑子里只有是不是自己暴露了这一个念头。

之后被救过来,想到险些丧命前时的想法,倚在病床墙边的李郅,手里还攥着前来探病人送的断裂花枝,眼部暂时失明蒙着的白布在此时更是尤现滑稽。下床时没站稳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他捡了地上破碎的破璃瓶的残骸想着大概位置在手腕轻轻划了一道。力道不小但用的巧劲儿,不过虽不致命,痕也必留了。


血淋淋拉拉的像是在咆哮,李郅听得见,可他不想听。


听什么呢,被嘲还是被怜悯。



这副样子本是他人看不得的,可病房门被推开他还没来得及收起自己的情绪。便干脆放任当做惊吓后的余吓,继续瘫坐在地上。


来者静静站了一会儿,直到李郅觉得他再不说话就要被空气里莫名的压抑气氛憋死时对方才出了声。


我也迷茫过。

一出口就像是有魔力般,整个病房静的再没了别的声响。

那时候我身边毫无一人却还是走出来了。

对方顿了一下又道。

不过,那并不说明我比你坚强多少或是悲惨多少,只是想说无论如何,要想努力的活,就请再努力一些。


吊瓶滴药的声音又回来了,紧紧黏在语毕时刻。嘀嗒嘀嗒的,砸在李郅的五脏六腑。


李郅这才忆起被撞时有人拉了自己一把,那手很小,甚至有些像女孩子。随后才不省人事。


说话的年青人正是出手相救之人。他声音很清亮,像是在沙滩前频临死亡的鱼看到海的心境,让人忍不住想抓死了这希望曙光,爬出深渊。

李郅同样如此,只是他不同于那只回光返照的鱼,他知道自己还能走下去。



“当时就是萨摩救的你,现在来讨要人情,你提防着点,别瞎跟他走的那么近。”

祠堂的门窗关的紧闭,李市长李秦的末音儿撞了四壁荡悠几圈才消了下去。等目光再碰上李郅,对方眼里本是讨好的神色全没了个干净,掩不住的震惊怎么看都莫名令人心疼。

“虽然他是个好孩子…呵,好坏对错又哪能是我来评判的,我只是希望你平安。”

思绪还未收回,李秦的脑海全是和萨摩说过的话。

“自然是霸王别姬。”

“我只希望你的霸王别姬不是一整出。”


“又不是霸王别姬。”

又不是霸王别姬。


曾两情相悦的人,立场不同而被迫分离。一别经年,对方竟巧合成了侄儿朋友的老师。

本没对这来历不明的青年有所提防,却因暗号揭露了是她学生的身份。

萍水相逢的救助。

多年不见的故人。

全部星点重合在一个人身上,如何不叫人提防。可这巧合对他的震惊在他心里占的比重又有多大,李秦自己再清楚不过。

他或许只是不想重蹈覆辙。

你说不是霸王别姬,现在…又算什么呢。



可还没等他从过去拔出来,就见李郅拔腿冲了出去。

“…命数啊。”



李郅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冲出家门的了。

两天前萨摩告诉他要亲自出海送部署图,临走时拉过他手放在胸腔上。

我们注定无法为彼此而活,但这颗跳动的心脏此刻却因你跳动的更剧烈,以后也是如此。

听这话时,李郅仿佛从萨摩眸里看到星光。是那战火纷争的时代里,他曾以为早被埋没干净的星光。


这任务若之前被察觉到蛛丝马迹,萨摩去便是羊入虎口。不过这一别他若安全,出了海也未必再回来。想想还有些许悲情。

瞧你跟生离死别似的,之前执行任务也没见你为难成这样啊李少卿?

话语里的调侃像是坑上被覆盖上的杂草,盖死了两人没空没落的心思。

是啊,本就是都是过于明理之人,不是吗?



可…


二叔竟说当年萍水相逢的救命恩人是萨摩。

一石激起千层浪,纵使明了现在去也是徒劳,他还是相见萨摩一面。

措辞,行为,他一个也不想再去斟酌,只想见他。



码头人头攒动,汽笛中窜出的烟晕染了整个天空,打下了下雨的前兆。

“让一下,请让一下。”

一脚已经迈上船的萨摩,突然被人拽了胳膊,手里的公文包险些滚落地上。他反手就是一肘击,不料整个身子被对方拽的歪了过去。

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来了?!”萨摩半推半就地被拉到人少的地儿,声音带上了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

“我静默三年前的那场车祸。”李郅的手也开始颤抖,就快摁不住对方肩膀时被萨摩抓下握在手心里,“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把你拦下,替你出任务都做不到…可我想见你,只想见你!”

“我知…”

“你不知道!!”李郅俯身把萨摩死死搂在怀里,脑袋埋在他颈窝,再开口都带上了哭腔,“我那时候任务失败…是你让我走了出来。我拼命记着那个声音,却还是没把你认出来…”

萨摩轻拍着他的背,缓缓闭了眼。

“…若是再经历一次,或许临死前的念头就不再是…”

“我爱你。”

萨摩丝毫没有打断话语的负罪感,像是怕对方听不清,又重复了一遍。

“我爱你。”

“可我们不该有私情。”

“我知道。那又如何?”

“是啊,那又如何。”李郅破涕为笑,直起身扶过萨摩的脑袋,在他前额印下一吻。


“行了,真得走了。”

“我等你回来。”


码头的船一切准备就绪,李郅抬了手臂朝船舱里的萨摩摆了摆手。

只是这手还没来得及放下,冲天火光刹那间充斥了他整个眼眸。


“萨摩!!”


评论(28)
热度(43)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