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走马》「下」郅摩

#下篇是3到8月。

#依旧师兄 @一条废Lynn 单月我双月,八月合着写的。

#美好的青春多棒啊。




三月

除了模拟还是模拟。

萨摩多罗向来是觉得考试这种东西毫无意义的,也只有李郅这种人会认真准备每一场考试。萨摩多罗自习时又不老实,捏着李郅的脸问:

“你以后想去哪个大学?”

李郅皱着眉也不回答,也不推开萨摩多罗的手,沉默了半晌才反问。

“你呢?”

萨摩多罗撇撇嘴,觉得无趣,往桌子上一趴。

“没想好呢。”

大抵是都想着对方去哪儿自己便去哪儿吧。



四月

论在学校里最老套的愚人方式,非“今个儿没作业了”莫属。以致于这话从班长嘴里说出来,同学已经都波澜不惊了。

“这作业有没有哪儿比得上烤鸡诱人啊是不是?”萨摩跟着班里起哄的同时,侧身跟李郅咬起耳朵,“怎么样,既然名次进步了,不打算请上我一顿?”

相比同学的波澜不惊,李郅这耳朵是已经快摸出茧了。自从月底模拟名次猛蹿,萨摩已经第八次以这种理由来掏空他的钱包了。可偏偏他自认为带着“他平时上课都不怎么听,为了我上课愿意听讲然后即时回答我问题,我怎么能不请呢”这种观念,被宰的那是个心甘情愿的惨不忍睹啊。

于是刚下了课还没一刻钟,校门前的烤鸡小摊就坐了两人也便不为过了。

烤鸡还是一个味儿,老板娘还是穿的那么艳,酒还是冰着咋舌。萨摩一边嚼着鸡肉,一边头也不抬的应着对桌的话。

“嗯你说你喜欢我?”

“……”

“行了我今早听见那谁说你连愚人节都不会过了,录音笔收收我给你作证的确说了不就成了。多大点儿事啊。”

“主要是怕女生误会,所以我才…”

萨摩动作一顿,紧接着猛灌了口啤酒,味道似乎比平时苦了些,“看不出你这么怜香惜玉啊,我懂我懂。你等会我先去接个电话。”

被丢在盘子里的半个鸡腿显得有点孤单,李郅像是想让它摆脱这种处境,取了封早备下的纸条压在了盘子底儿。怔楞片刻留了钱先行回了校。

按计划下来,愚人节这天很可能又多了对情侣。可老天偏偏就挑着日子公平,让李郅为了自己抹不开面子的犹豫付出了代价。

没再回来的客人自然收不到讯息,收盘子时被扔进垃圾桶的纸条,不知混入了一个人多少的感情。



五月

劳动节也没有假期在书桌上劳动的学生们奋笔疾书。

离高考只有一个月,饶是像萨摩多罗这种人,也开始拿起笔来做题。不同于李郅的题海战术,萨摩多罗是拿着一道例题反复地研究可能的解法。

闲来无事,还给李郅整理了一份各科笔记,字迹娟秀工整,仔仔细细地写着例题的解题思想,重要知识点的理解扩展。最后一页还画了个笑脸,写着一排‘请我吃烤鸡。’

李郅小心翼翼地把笔记塞进书包里,抬手扔到萨摩多罗桌子上一颗棒棒糖。

“烤鸡变成糖了?”萨摩多罗扒开糖纸,把糖喂进嘴里。

“等高考之后再……唔……”话还没说完,就被萨摩多罗塞过来的棒棒糖堵住了嘴。

“不喜欢吃荔枝味的。”

李郅点点头,不再说话了,只觉得今天的糖比往日的甜。




六月

毕业典礼的讲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枯燥,往年的稿子改了个级名,其余部分听过两遍的萨摩都快背过了。

因着两天的缓冲期,又刚承受了一个下午的烈日炙烤,放了风似的往餐馆里窜,大有不喝到吐不是同学的架势。

萨摩长的清秀又白静,平日里虽说与人打打闹闹,倒也没聚过餐。班里人难得带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他也就成了重点被关注的对象。李郅倒是想帮他拦几杯,怎奈那人来者不拒,再拦总归是坏了大伙儿兴致。

一杯一杯糙了一晚上再出门望风,没了李郅的搀扶,萨摩估计就跟旁边那哥们一样抱着电线杆子叫妈了。

人都走了个干净,萨摩拉着李郅在马路上乱逛,也不让叫车。

“我、我跟你说…其实我有时候还挺喜欢你的…”

李郅一愣,搂他腰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萨摩忽然就站在原地不动了,伸着食指企图聚焦,可惜失败的有点太快,不过总算稳住了说话频率,“你说你,又傻智商也不高…古板又不知变通…怎么还…”

他想是想到什么低头笑了起来,而后轻声道,“被我傻傻的喜欢上了呢。”

气氛瞬间冷凝,不知哪儿来的蝉声叫的人心烦意乱。俩人的思绪不约而同飘回了愚人节那日,萨摩仿佛突然醒了酒,险些摇着头要骂自己傻逼。然后又返回了醉酒状态,只求装傻充愣能自欺欺人一会儿算一会儿。

“其实我…”

“咱俩打一架吧。”萨摩话音未落,冲着对方裆部就要来上一脚。

跟喝醉的人不能讲道理。

这是在看出萨摩真下狠手才悟出的道理。

于是俩人就在街边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越打越兴奋。再之后直接揪了路边小野草当冬日里的雪球往脸上砸,一个追一个跑,边打边砸的就跌进了绿化带。

后来再提起,萨摩还乐呵呵的说是为了缓和考前紧张气息。而旁边李郅揉着有些肉疼的大腿笑得已经不能再僵硬。

这有什么,挥霍的青春还能被岁月认可,多幸福。



七月

要填志愿了,萨摩多罗没来由的烦。

两人差了整一百分。

是李郅比萨摩多罗高一百分。

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档结果。以李郅的水平,在萨摩多罗的调教下考了六百五,算是这次高考中的佼佼者。而萨摩多罗这个人,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最后考英语前跑去吃烤鸡,结果吐的半套卷子都没答,只拿了五百五十分。

萨摩多罗对于上哪所学校倒是无所谓,就是——本来想和李郅报考同一所学校,可是怎么也不能耽误那个呆子的前途,死活也不想告诉李郅自己报名的学校。

烦。

萨摩多罗揪着路边的树杈,拒绝接李郅的电话。

八月

拿到录取通知书了,萨摩多罗从邮局蹦出来,也不急着拆开看,拿着邮件在手里晃来晃去,考虑着一会儿去哪儿吃点好吃的。

然后就愣在原地了。

傻大个儿站在他身前二十米处的地方,挥了挥他手里的蓝色信封,依旧是那副面瘫模样。

萨摩多罗没来由的有些心慌,自己躲了人家一个月,这时候狭路相逢竟不知以什么表情面对。

“猜猜我是哪个学校?”

没等对方开口,李郅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试了我生日当作报志愿的密码,进去了。”

“很多事在那一刻便更明了不过了。”

“密码就这么被我试出来,再不改自己志愿好像就真说不过去了。”

“萨摩多罗,我喜欢你。”

邮局口来取信封的学生愈发多了,落脚处都找的些许困难。萨摩被人群冲了个踉跄,顺势往李郅方向一倒,不出意料被人圈在怀里。

“走吧校友,还请,多-多-指-教-啊——”




END.

评论(16)
热度(45)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