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过境迁。

风轻云淡中,自有波澜万丈。

我睡了足足十五个小时还在困,等考完试我要睡三天三夜,我怎么这么困啊。

【郅摩】体面

-

[1]是之前写的一篇校园郅摩「走马」里的四月梗,在下面先放一下。



论在学校里最老套的愚人方式,非“今个儿没作业了”莫属。以致于这话从班长嘴里说出来,同学已经都波澜不惊了。

“这作业有没有哪儿比得上烤鸡诱人啊是不是?”萨摩跟着班里起哄的同时,侧身跟李郅咬起耳朵,“怎么样,既然名次进步了,不打算请上我一顿?”

相比同学的波澜不惊,李郅这耳朵是已经快摸出茧了。自从月底模拟名次猛蹿,萨摩已经第八次以这种理由来掏空他的钱包了。可偏偏他自认为带着“他平时上课都不怎么听,为了我上课愿意听讲然后即时回答我问题,我怎么能不请呢”这种观念,被宰的那是个心甘情愿的惨不忍睹啊。

我在纠结是写《说散就散》还是《体面》时,选择中间隔半小时分别听一次。

听前者挺难过的,但也只是觉得有些悲伤。

而听后者,那句“来不及再轰轰烈烈”一出来,痛哭,怀疑人生。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

一些个人观点

天启牙纸:

短江边:



嗯,就是讲,很多写文的姑娘感觉写正剧向或者比较严肃的题材,非常花心思却比不上傻白甜受欢迎,然后就会觉得心灰意冷,不想再耗脑去写了。但我觉得吧,当你真正用心去写一篇文章时,只要有一个人真正体会到你要表达的东西,那就够了。我试过自己花了很大心思写的文甚至比不上随手写的文受欢迎,也会自我否定自我低落。但都是因为那些用心评论的小天使,我才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不足,慢慢努力完善自己,尽管还差得很远。



我曾经写过连载,所以我懂连载的苦,再不愿写了。好多时候,一开始多人看,后来就越来越少,到最后完结连撒花也没了。一些太太挨不下...

疯狂吹我师兄兄!!!!!!!!!!

一条废Lynn:

这是一个正经本子的预售


尺寸:A5

字数:15W↑↓

页数:194P↑↓

封面:300G超感

内页:100G米黄道林

装帧:普通胶装


这场情况下 一个专(se)业(qing)女写手在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的

但是我的内心一片宁静

只想更文

我今天不会更文的放心吧  


 显然,我是要选择说点什么的

印象比较深的是,我是在4.1号那天憋不住了跑去新注册了个微博账号开始疯狂地关注和徐海...

【郅摩续命】旧故里草木深(十八)

*由于电脑问题没办法艾特,前情提示还请自行搜索tag哟。
*已自我放飞,风筝线都拉不回来了!磨成豆腐渣的刀也要坚强的往上放!

远处声响撕裂般蔓延过来,萨摩感觉自己的鼓膜快被震碎。听力一直还是他满引以为豪的,就这么毁了也够可惜的。也没再去管身处何地,伸手就要去摸耳朵,却把身上伤口破裂的血全抹了上去。丝毫没点伤患的自觉,兀自因搞得乌龙伤感起来。

该死,我还没听李郅唱过歌。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痛心起来,神情在刚开后车座准备把他拉扯下来的李郅眼里,不能再刺眼。

视觉冲击已然高于痛感,萨摩努力发散的思绪被李郅这一扯一拽,直接拉直成了一条线,紧绷着维持他最后的清醒。

是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恐惧的源头此...

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见师兄兄室友喊他,说不会又秒睡了吧。静了几秒听见师兄兄回了句没呢,两人就大笑起来。我当时站在阳台,窗帘还没拉拢,星光没有,只有伴着偶尔刹车声的街灯,特别感慨。我喜欢听师兄兄笑,那笑声极具感染力,听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本来想再等他们说点什么,突然就听见师兄兄唤我。真的就是那么神奇,我应声的时候,也染了笑意。

一条废Lynn:

想起昨天半夜给我师弟打电话 打到一半自己跑去和室友聊天 回过头才发现电话里没了声音 叫了一声之后我师弟带着鼻音紧忙回我“在呢在呢”
当时不觉得什么
现在想起来
哇——感觉被宠了

萨摩挂掉电话转头时,绚烂绽放的烟花下是扶着膝盖拼命喘气的李郅。他似乎是赶的太急,身上一层薄汗,足足喘了一分钟才直起身。

这一分钟萨摩就站在李郅对面,一点没动。他也想了很多,约饭、告白、电话、烟花,这些一开始看来是毫无关联的事情,此刻拉直了线,非常成功的搅乱了他的大部分理智。仅剩的那么一点点也在对方迎上来时分崩离析。

我很想说你跑过来的时候实在像个傻子。

是吗?那也是个喜欢你的傻子。

果然是傻子。

当真是喜欢你。

© 石过境迁。 | Powered by LOFTER